2012-08-29

信心与声音的扯蛋


今天见到一个有点意思的说法:【有信心,就应该让不同声音存在】。拿出来专门玩味一下。

这句话很简单,是一个很清晰的命题。初看上去,讲得非常有道理。特别是拿出来呛某些非法执政党的时候,简直是掷地有声,砰砰的。其实,这句话真正的杀伤力,是在于它的逆否命题:【不许不同声音存在,就是没有信心】。学过逻辑的都知道,原命题成立,则逆否命题亦成立,反之亦然。但我觉得,这个命题,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。

从逻辑上讲,要证明一个命题很难,要证伪是很容易,只要举出一个反例即可。并且,由于原命题与逆否命题之间的关系,如果无法证伪一个命题,那么证伪它的逆否命题也是可以的。我现在就来试一下。


不许不同声音存在,就是没有信心吗?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,传播儿童色情是违法的,而且很多是重罪。那么这些国家不允许这种声音(儿童色情)存在,是它们没有信心吗?如果你对自己的子女教育有信心,对自己子女的品行操守有信息,是不是就可以允许他/她接触这种东西呢?

有的人会说,这种例子太极端,那么好,再来个不极端的。假设你是个公司的老板,有人四处散布对你公司不利的谣言,你想让他继续吗?如果不想,是否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?佛教中也许有把脸伸过去任人打,以及舍身喂XX的故事。但是我估计没有那种故事,说如果不这样做,就要下地狱。


由此可见,虽然话很呛人,但道理是歪道理。国人一贯死要面子活受罪,爱随意拔高道德标准。应该这样来理解:【允许不同声音存在】的目的,是签一张契约。也就是说你不得不允许某些你不希望的声音出现。同时,按照契约,当你的意见别人不喜欢的时候,你也还是可以说出来。这跟信心没有什么关系,只跟权力的制衡有关。

如果你的权力大到可以压过其他人,那么你大可不必遵守这个契约,因为你不需要这个契约来保障你的权利不受损害。只有当你害怕被他人如法炮制时,才会自觉地保护少数人的利益,这其实反而是信心不足。老毛有信心没?有,大大的有。引蛇出洞之后那些不同声音是什么下场?

所以,【允许不同声音存在】,其实是弱势当权者的一个【不得已】的决定。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自己将来无论处于何种地位,都有说话的权利。在那些权力不能得到制衡的地方和场合,这个规定就无需遵守,也无法遵守。


和许多民主愤的想法可能有些出入,并不是任何场合下,权力都必须得到制衡的。简单的,比如军队。要是小兵和大将之间还搞权力制衡,那这军队大概没法打仗了。在比如苹果,乔布斯在世时,一人说了算,把公司带上了巅峰。我相信乔布斯还不至于【没有信心】吧,但我相信苹果内部的民主气氛应该不会太浓烈。

总的来说,【允许不同声音存在】这个事情,必须看场合,看对象。你拿它去讨伐专制执政党,自然是正中红心。你要拿它去哪个论坛里面挑战管理员,纯属有病。但一般情况下,我是不介意谁拿它去乱捅的,反正作为因果论者的我乐见其成。但如果把【信心】再扯上,就扯蛋了。信心信心,本来就是我自己心里面的事情,你一个外人,管毛?我有没有信心,难道还要证明给每个人看?笑话!


昨晚看贵州卫视,胖子健身的真人秀。教练指着一胖子大吼,你是不是爷们?!我真心想回一句,老子有木有鸟,关你鸟事?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